2014年1月4日 星期六

浮濫的父親(8)「外遇、食品」

我父親外遇?要從「鐵路局」時期,開始說起!

我出生前,我父親就有「吸食大麻」的事實,而且有盜竊的事實。

吸食大麻一事:我父親在我年幼時,帶我前往鐵路局時,曾見過「鐵路局」職員,集體吸食「紙卷菸草、白色膏粉」,我爸還很有禮貌,接過手吸個幾口。

我父親外遇?從我國小三年級上學期,被當場抓個正著,此後?我父親更是直接將「女人」帶回家上床。


這「小三」姓「陳」,讓我每次回想起來,都深感著不安!




一、父親的外遇對象,名叫「陳家娸」當時?未滿 18 歲。

二、我父親一直主張是「陳性女子」勾引他多次後,才和其上床,我個人記得?父親將他帶回家上床,超過十二次以上;聽鄰居說「我父親平常白天,會帶他回來做些事情。」故此?他們上床的次數?恐怕不止十二次。

三、聽說?「陳家娸」是當時,通用電子公司的臨時工。

四、似乎?我姨丈也跟「陳家娸」有上過床;

可以確定,這夥人包含「退伍老兵數名、海關職員、鐵路局職員、基隆市公車司機」都被此女糾纏(援交),每次上床費用?我父親每次事後,給 300 ~ 800 給得很隨便,此女似乎急需用錢?每次都拿錢就離去。

(PS.聽說這後面有一個「援交集團、詐騙集團」從中操作,很難查到「蛇頭」經常就斷了。)

五、根據「陳家娸」自己說,他是香港移民(父親是船員)沒有身份證,手持一張別人的身分證。

六、我國中一年級後,此女去向不明,我未再聽過,此女的事情;「陳志忠、陳志揚」是否與此女?有所關連,這成為一個「疑點」,甚至是「基隆 - 陳氏宗親會」的背景問題?

PS.國中時,從「簡、詹」那裡打聽到,他說「我爸惹到,不該惹的人,要怪就怪你爸,是一個垃圾。」「簡同學是鐵路局子弟、詹同學是泥水匠師傅」他們家中人脈很廣,透過他們,我才知道?我父親是一個「垃圾混蛋加三級」。

注意:「簡、詹」不是「 SUN」和「GOD 」,他們在家人叮嚀下,不要和我走近,深怕遭到拖累,我父親到底惹到誰?

七、我接聽家中電話時,曾聽過一拿起話筒,就一陣很老練的聲音,說道:「介紹給你的妹,爽不爽啊!」這種電話,一直到「我高中時,仍會接聽到。」我家的電話號碼,一直都沒有換過,這種電話來聲;一直讓我非常反感!

我媽曾在接到這種電話後,驚受不住壓力而大哭。

我高中時,還曾接到「買我妹處女的電話」,我只回答他「你會有報應」



問題一、「陳家」究竟是「基隆 - 陳家」還是「有很多個陳家?」這有待確認。

問題二、「陳家」究竟是「打什麼算盤?來介入我家的事情?」


我覺得?

我妹比我早知道「我爸有外遇」,國小三年級暑假,那個女人,打一通電話來家裡,說要找我爸?那女人一到,就叫我妹去「買煙、買酒」,我妹救乖乖得去買?我妹表現得不像是「面對外人」,而像是面對一個「熟人」或「長輩」。

我爸沒過多久?救回到家中,其實?

我爸那天是「下午班:一點到晚上九點」我父親居然「下午二點多?就跑回家,為了要跟一個小三上床。」

我父親這種「下午蹺班」的情況?在多次之後,我媽前公司的同事,打電話問「我媽」,家裡是不是有什麼大事情?

說我爸經常,請下午的假,一到公司也沒有做事,就馬上請 2 ~ 3小時的假;說小孩生病,要回家看小孩;偶爾就帶我妹去看醫生,不然就是?拿個十幾瓶感冒藥,四處喝給人看。



那時候?

鄭叔對我說「你爸很可惡,你媽回來,叫他來我家一趟,就說「鄭媽媽(鄭叔的母親)」找他。」

我爸,居然當起「皮條客」幫「陳家娸」推銷「到府服務」。

我爸嫖了沒付足夠錢,只能幫他介紹客人,讓他從客人那邊加價拿回來,一些鄰居「慶仔他爸、老酒鬼、郭爺爺、甲、乙、丙、丁」眷村裡不少人?全都是「婊子兄弟」。

「婊子兄弟:為嫖妓、風月場所,而結識的朋友;以嫖妓為目標,而結成兄弟。」

我父親的行為?已經脫序................甚至是「糟糕透頂」,就算他下跪道歉?也無濟於事。

我父親當時?有一支短相機,俗稱:「口袋相機、方塊相機」,原來?他們還「仙人跳」,拍照來恐嚇詐財。



真奇怪?

我爸為什麼?沒被抓去關上..........十天半個月,還是四年、五年之類。

似乎?我父親那「不值錢、不要命」的「磕頭下跪」,騙到大家。

就如現在,佯裝成「中風」...........其實,根本沒有「中風」。

我父親的諸多行為?已經是「不正常」,造成「家」的感官是什麼?



從這之後?

我媽如果,叫我吃什麼?「健康食品、健康膠囊」;早上出門之後,我還是會去「催吐」,有一次,我爸帶我去學校,我每天早上,習慣性的催吐,只要受到刺激,身體就會反胃,去催吐出吃下去的東西,結果被我爸看見。

要習慣性催吐到,身體會主動反胃,要催吐到什麼程度?才能夠自然反應,你們自己想像吧!

我爸幫我請假,把我帶去「佑仁診所」看醫生,逼得我去吊點滴,說是補充一點營養。

從那天開始?我的身體,就沒有好過一天!就開始拒吃「健康食品」。

我媽也開始「會確認?我是否有將「膠囊」吞下去。」



為何!從小就認為「我父親該死?」

這是一種直覺嗎?

我要告訴你們:「這是經過思考的答案!」

我母親?在這場外遇的背景,又發生什麼變化?

我媽的個性變得猙獰,這全然是我父親的行為。



我父親這時候?經常在人前,說一些「不三不四」的言語:「誰屁股大、誰胸部小、誰皮膚好、誰誰誰誰?」

我父親,當時他最常提起「阿潘」這個女人;聽說是個「老娼頭」認識不少「流氓、混混」,我經常懷疑「外遇」就是「阿潘」這個女人,從中搞出來的事情。

我爸佯裝出「老粗、工人」的老實樣子,很多人都知道?那是我爸裝出來的樣子!

畢竟?聽過我爸「輕薄言語」的人,非常多!



一個女人?如果「嫁錯丈夫」「嫁錯人」會有多可憐!我媽只是一個樣,除了這之外?還有更可怕的。


我所謂的「嫁錯丈夫」「嫁錯人」不是指「門當戶對」,而是「識人不清」,不管對方的家世,有多清白?經歷有多完整,有很多事情?並不能從「記載」上去判斷!

有很多人?在所謂一起生活後,會露出許多不同的姿態?

漸漸失去「包容、隱藏、說詞、關心」在人們彼此的行為,會顯出「人」的本質。

我至今為止?最大的感想是「我父親該死!死得越早越好,讓人省心。」


我父親當時曾說?他如果死掉,草席包一包丟出去埋,就可以了。

他若真的死了?我會按照他的交代,草席包一包,丟去火化,連頭七也不用作,紙錢也不用燒,骨灰直接丟基隆港,牌位也不用立,我當這個人,從沒有過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年度專案議題

  • 電子信號調適現象 - 一個簡單的【喇叭聲音】調適電路,用途上?不!觀念上符合所有【電子機構】的電路迴圈概念。 黃線 = 信號 紅線 = 火線 黑線 = 輸出 想增加音量就從電池著手 想改善音質就要注意【線路材質、IC效果】,當然?也可能是喇叭無法輸出過大的功率。 這樣的簡單電路,卻恰好足以描繪大多數電路配置觀念。 當 I...
    2 週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