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4日 星期六

痛惡浮濫的父親( 3 ) 祖輩遺產

痛惡浮濫的父親( 3 ) 祖輩遺產(朱\闕)、親友離棄、悲悽蒼涼

文章日期:2012-07-22 14:47
一個問題人物?勢必會有「問題家庭」,使得在心智的經歷上?與人有很大的不同,使得對是非的論斷,有著很大的區別,也顯現出「問題人物」,對許多事情的感官,在深入事態時,會有相當大的深淺。



生不如死?是什麼?

「親戚如仇人,友人附怨恨。」

我父親常說「他兩個兄長?都不是好人!」

「闕氏、朱氏」的問題?
「家產、人爭」是什麼?


我祖父姓「朱」
我祖母姓「闕」

一些親戚是不是有血緣關係,這幾乎成為一種「茫然」?甚至不清楚,要不要去驗血?來確認大家的親屬關係。


甚至是許多事情?都相當混亂!


一、我大伯改姓「闕」,原因是要繼承祖母遺產?(聽鄰居長輩說的,我並不清楚來龍去脈,只知道「祖父母」以前收養很多小孩。)

小時候,曾聽過老一輩的鄰居說「那個從姓蔡抱來的小孩,分走他母的財產。」

我曾站在「大伯家門口外」聽著門內「闕大伯?朱大伯?」警告我爸,哪有什麼家產可以分,不准我爸多說什麼!然後就是拿「皮帶」,把我爸打出門。

當時「大伯」已經住在廟口一帶,但我對他的印象?卻生疏到他姓啥?都不清楚。


二、我二伯姓「朱」,霸佔祖屋?(聽鄰居長輩說的,我並不清楚來龍去脈,只知道「祖父母」以前收養很多小孩。

小時候,曾聽過老一輩的鄰居說「那個姓張抱來的小孩,分走他家的祖厝。」

至今為止?祖厝的房屋產權是分成「十幾分」分給我爸、和幾位姑姑,這也是最近四年的事情!

我二伯曾對我說「祖父母的遺產」全部都還給「祖母闕氏」娘家,大家都沒有分到錢?不論相信與否,這都成為「過程」,並沒有什麼?可以證明!

經過23年了,地契至今仍是二伯一人,房屋也是二伯一家居住,我們未曾介入過,對這遲來的遺產?就算持有祖屋分來的遺產持分,對大家來說是沒有幫助,大家的關係?其實早就惡化。

二伯的三女,曾「信誓旦旦」說?我們家祖上姓「張」,要全部都改回姓「張」才對,其實是說「他父親、我二伯」是從張家抱來,他們該改回「張氏」?

我二伯的大女兒?不知道何種原因「矢志不生小孩」或許?是對這種家族關係,深感恐懼!

在「祖父母死後」我親眼見到「二伯」的老婆,拿掃把打我爸,結果我爸跪在「祖屋」前「磕了三個響頭後,滿臉淚水「一把鼻涕、一把淚」拉著我的手離去。



三、我爸姓「朱」,自認分文未得到,甚至還被奪走所有。

我爸常說,他去當兵,他在家的「衣服、東西」全都沒剩下,當兵前「無緣無故就被「大伯、二伯」欺凌」,到他當兵時「軍餉存摺」也不知被誰領光,從未拿到一分錢;甚至「還對「祖父、祖母」說「我爸當兵就死了,沒有活下來。」

而我爸也經常說?他年幼時,兩個哥哥最大的樂趣是「不讓他唸書、不讓他讀書」。

我國小二年級前?我父親就「嚴厲強調」不准回去「祭拜祖先」。

ANS:我父親大聲的到處說「他哥哥的壞話?也讓我成為「眾之矢的」甚至是「逆親」的問題;我父親會說,我兩位大伯自然也會說「弟弟是如何不恥?」,結果就是「互揭凔疤、模擬兩可」。



四、其實?他們的順序,我從來都沒去想什麼!

「大姑是養女,很早以前就遠嫁到高雄,我和他見面的次數?可以用十隻手指算完。」
「二姑是??,他嫁給武氏,以前聽街彷鄰居說「武氏」會打老婆。」
「三姑是??,也是我最沒有印象的一個人!」
「小姑是親生,算是我比較熟知的親戚。」




在我還沒上國小之前,我曾看過我爸「賣血」,然後?帶我去一些吵雜到會讓我哭的地方。

在「中正公園」坐「碰碰車」;我爸總是會說「我玩碰碰車,玩得很開心?」;這其實是,我哭得「西哩嘩啦」不願意去的地方?

看脫衣秀的地方,我更是會哭得亂七八糟,那些地方總有「喇叭、擴音器材」。


我 小學二年級前,我更加不願意和我父親出門;後來父親買了機車,會騎車帶我和妹妹出門,去一些附近的「山區、海邊」,卻經常是「忘記加油」,每次我說要加 油?我那「笨蛋妹妹」會說「快點去XX」!為此?我爸的機車,就有兩三次?因為「我妹笨、我爸傻」把機車弄到「沒機油、沒汽油」拋錨在路邊,好在那幾次我 都沒去;我妹回來時,是「一臉不滿、一臉不爽」的神情,連我媽都會跟著撻伐我爸。

我父親,只想當一個「愉悅的人」,而忘記得更多。

我妹養出一種「配合」來使自己看似很好,這不是我做得出來的事情!


「父親跟外省老兵,搞小三的事情」曝光之後,我媽幾乎是精神崩潰,而後他辭去「電子公司」的工作,在家修養一段時間,母親的性情?在這段時間裡,有很大的變化,我全看在眼裡!

我曾看見我媽,拿殺蟲劑噴抹在,爸吃飯的碗上,那段期間?我爸經常生病!甚至是「重感冒、全身冰冷、高燒不退」之類。

ANS:我爸曾問我媽?為什麼飯是酸的!酸性殺蟲劑.....當然飯是酸的,吃完飯,就會繼續咳嗽,然後生病,在繼續.........這有夠恐怖「這就是我媽「中國婦女美德」的真相之一。

※我妹已經嫁人?他應該沒學到「抹殺蟲劑」這招,才對,不然我還真替這妹夫,感到「寒顫」!


ANS:有一段時間?我都很自覺的「自己添飯,避免我媽幫我添飯。」我媽若注意到就一定會罵我,不准我自己添飯。

後來?我媽突然「人氣爆發」籌組一間小工廠,做「電子插件代工」?我爸知道後,他們倆鬧上「離婚」的結果,後來「姑姑、姑丈」介入下,我媽解散了「小工廠」,去小姑姑的幼稚園幫忙?而走上了「幼兒教育」的路途,幾乎成了我媽的志業?

其實母親對父親是有相當大的怨恨!

ANS:雖然我媽走上教育的路途?他沒有,解決我的問題,因為他自己問題?就非常大。



待完...........



我始終很想知道「我媽、我爸」賣毒品這件事情?是怎樣發生的!

某次國小一年級的我,在放學後,因為要找「漿糊」曾經在家中?找到一個鋁箔紙包裹的「白粉」,才剛找到這個「鋁箔白粉包」?我外祖母給我的「偏福長壽 - 玉珮」不知為何?很自然就「碎裂開來」;我媽回來後,嚴厲的把我,推回自己的房間去。


ANS:這塊玉珮的碎裂是一個奇蹟?以前我感冒時,這玉珮就會化成淡綠色,我身體好起來時,就會化成深綠色。

有一次,在路上聽到一個人問我?你媽是誰?

這時候?我聽到一陣叫罵聲「那個壞心女人,拿藥給我吃!要我多加班做工賺錢,那藥吃了精神好,後來就一直看病;不作工之後,沒吃那藥,我身體才開始好起來。」

當時;我不知道,什麼是「K他命、白粉」之類的東西。

而那「鋁箔包的白色粉末」究竟是什麼「東西」?我曾試探去問我媽,但沒有獲得回答!

後來有一次?我媽被「警察局 - 拘留」,我爸急忙忙的找人「交保」我媽;還有好幾位「主管」也被拘留。

我媽後來,一直都急於「搬家」甚至「調職到其他分公司」,可以看出問題;該是在我母親身上;這點也「揭開」另外一個問題!

也就是我媽在「電子公司」從事領班職務時?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?

我媽在電子公司,離職的真相為何?究竟是「我爸搞小三?毒品暴亂?」除非他們自己說明,否則不會有答案。

QA:是我爸搞小三?才讓我媽崩潰?還是「警察局 - 拘留」才讓我媽崩潰?

後來..........


我媽開始接觸「健康食品」?我總覺得,這些「健康食品」一點都不健康,我一旦沒吃?就會開始「流鼻涕」甚至是感冒,很久之後?身體才開始恢復健康!

從「蒜頭精、靈芝粉、人蔘粒、蜂王漿..........」幾乎都吃過一些.........但到底是「健康食品」?還是「成癮藥品」已經是不可考證。


我媽至今為止?仍繼續在從事「健康食品」的直銷活動.................

在這時期?我爸最常說「我就要死了,你服務也好一點;我死了對你有好處。」
(※這時期?我父親「投保高額意外險」)

我媽,總會說「吃了,毒不死你」至今他最喜歡的事情?仍是要人吃「健康食品」至於?吃得是否健康,就再說吧!



其實?我並不喜歡吃「這些食品」,畢竟這些「食品」,和我心中的陰影相較?

我總覺得「父母之間」並沒有情感,他們是怎樣相處?而結婚?未可知?

甚至至今為止?我媽都還會向我爸抱怨?早知道你家這樣,誰嫁給你?誰都倒楣!


ANS: 若我媽是倒楣嫁給我爸?那會否,當他們的子女,也很是倒楣!我媽鬧離婚之前,有一次「神色古怪」的問我:「你再去投胎,別找我,去找別人。」我聽完,馬上 往門外跑;到我爸快回家的時間,我才敢回家,但一回到家,就先被我媽打個半死,到我爸回到家前?我身上少說有三~四十條紅痕。

ANS:我 母親真正的姓格是「厲色內斂」,這聽自以前「電子工廠」老一輩主管說的;我父親的薪水全部都被我媽「管得非常嚴格」,連吃飯都沒有錢,一旦需要用錢就會去 賣血;至今為止?我向我媽提起「我爸賣血」,我媽都不願意承認「我爸賣血」這件事情,而說是「我爸喜歡捐血」。

ANS:我爸曾經為「幫二伯「湊錢繳房屋稅」跑去賣血」後?那次,我爸推著「點滴架、嘴唇發白」;二伯也從未對因此,對父親有什麼好臉色!甚至以為「父親要藉此討要祖產」,我父親並不好過,是真正的不好過,使得我父親更加「愚昧不如」。

ANS:世間幾多可怕?不過是「人們彼此為難,而願意為仁義犧牲?就是只是犧牲!」



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年度專案議題

  • 電子信號調適現象 - 一個簡單的【喇叭聲音】調適電路,用途上?不!觀念上符合所有【電子機構】的電路迴圈概念。 黃線 = 信號 紅線 = 火線 黑線 = 輸出 想增加音量就從電池著手 想改善音質就要注意【線路材質、IC效果】,當然?也可能是喇叭無法輸出過大的功率。 這樣的簡單電路,卻恰好足以描繪大多數電路配置觀念。 當 I...
    2 週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