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6日 星期四

浮濫的父親(14) 小姑朱圓 - 教唆殺人 C

我妹妹,上國小之前,我爸早就...........到處亂搞女人;

我爸甚至於,很直接在公開場合說:「這不是我的小孩,我還年輕,可以找對象。」
PS、我爸在一些人面前,會對人們說【我和我妹,都不是他生的小孩。】

當時「龍O翔、蔡O瑄」來我家找我的時候,幾次撞見我爸搞女人,這兩位,在事後?來問我說?我是不是還有姊姊.............

我帶著「龍O翔」去我朱二伯家外面,等著認人!結果,全部都不是。

從那時起,多年以來「龍O翔」的母親,對我父親,就非常感冒;因為「龍O翔」看到我父親衣裝不整,和一個年輕女孩在客廳裡亂搞。

當時?我們家,剛買了「新電視、錄影機」,而我父親,怎樣搞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?未可知........

在我國小一年級時,妹妹差點被我爸賣掉,就在土地廟旁的小黑屋.........現在這個小黑屋,只剩下斷垣殘壁的幾面紅磚牆。


小黑屋 Google MAP 座標 25.097796, 121.708388 距離朱二伯屋100公尺內


當時,朱圓的老公,李光正多次參加公職考試,卻都高分入取後,沒有入榜;原因是朱圓開設的托兒所,卻【逃漏稅】被市政府劃上了標記。


就在這時候,「康氏兄弟」的出現,起了一個決定性的因素...........
當時,土地廟旁,除了小黑屋之外,還有新落成的大樓,康氏兄弟.........就住在這........他門兩兄弟?康父親過世,搬出大棟大樓,遷居到自治北街2號,在七堵居住到小陶六年級畢業,就全家搬到台中去謀生。

我當時的導師:「熊灰」被公認的「誤人子弟」
我在學校中,看到康氏弟弟,被人追打多次,這一次?我過去拉扯打人的同學說「老師過來了」,因為康氏弟弟,被壓在地上毆打。
PS、康氏兄弟,在國小一年級到 5 年級之前,我經常看見他們渾身是傷。
這個打人的同學,是武姨丈家 - 大後院的眷村子弟,也是和李奇勳抽菸的混混之一。
這年結束時,我卻在去廟口夜市後,回家過紅綠燈的路上,看到康氏弟弟追打李奇勳;我上前拉扯問到?你打我表弟做什麼............,康氏弟弟對我掙扎了一陣,看清楚我後,惡狠狠瞪了李奇勳,逕自離去。
隔天........康氏哥哥,找我問罪,這免不得?被迫打了一架.......
PS、先打一架,再來論對錯,標準的流氓作風。
打完這架之後,我問大陶說:「為什麼?你們一直都在打架?你弟弟為什麼?打我表弟,說說給我知道。」
PS、沒打贏大陶,他是絕對不會告訴我原因的。
大陶,在沒有人的私底下,告訴了我:「他們被收保護費的事情,如果不給,就會被打,他們沒有「保護費、奉菸」給那些混混,就會被打。」
PS、「保護費、奉菸」保護費是一包香菸的價格,所以?不給保護費,就要奉上一包菸。
後來,我問朱文珍?為什麼有學生收保護費.............我看到李奇勳被打。
朱紋紋說:「當孩子頭的就能多收一些零用錢」
PS、孩子頭:就是「孩子王」,統領小孩們的關係。
朱文珍則是一臉寒暄的回答:「不要去惹事情,看到就走遠一點。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當時,熊灰這個人?這樣一個班級導師,他很愛挑我毛病,而原因是什麼?是因為郭家,在後面宣傳,說些有的沒有的。
PS、熊灰也是基隆太陽會的成員,學校中有不少靠基隆太陽會混日子的兼課教師。
新任的校長,終於到任............
學校收保護費的混混,跟大陶發生衝突,他們把大陶、小陶,打得遍體麟傷,扔在廁所;發現事情的人,把他們交到「保健室」去上藥,這很自然引起 「新任校長」 的關注,因為他們除了外傷之外,還骨折。
小陶的供詞,新任校長?來找我問話.........找到教室來,問我。
當時正在上課的熊灰,直喊到叫我,到門口去跟校長報告。
走到了門口後,新任校長把教室門拉上,拉著我到轉角的樓梯處問我,我直言的說:「他們經常被打,因為沒錢交保護費,買菸給高年級。」
新任校長聽完這事情後?臉是一陣黑青............就叫我回去上課。
熊灰問我說:「新來的校長,找我什麼事情?」我當時回答他:「我住在眷村,我們村子有很多軍人啊!」聽說新任校長的夫婿是將官,所以我這樣回答;這之後,熊灰開始不挑我毛病,也不敢再向我動粗。
PS、熊灰,向學生動粗,是有非常多紀錄;他因為「丟粉筆、砸粄條」也沒能打到學生,就會抓扯學生頭髮,其他更甚的事情?也是有的。
在康氏兄弟,這件事情,到我國小五年級,是否能升上六年級;校長幫了我很大的忙,還告訴我:「公理正義是存在的【林家、陳家】在學校搞幫派,他很不舒服。」
PS、當時七堵國小,老年資的教師,搞出很多派系。
三年級的下學期?應該是吧!
校長把教師的代辦費,用於修整學校的硬體設施,請人檢查學校的水電管線,這引起了很多老師的不滿。
同年,我媽要陪我妹去畫畫,又把我丟去寫毛筆字............

毛筆字;這件事情,說來很無聊。
一隻好的筆,要寫好字並不難。 一隻不好的筆,能寫幾個好字,就要潤筆毛,才能在寫出好字。 一隻筆,毛瑞要滿,筆胎要正,才容易寫好字。
筆毛太軟,是寫不出好字。 筆毛太硬,是寫不出大字。

這位教授毛筆字的?是七堵國小的Q教師,這位Q教師?是相當勢力,他教授毛筆字,這件事情?就是他額外賺取學費的好條件,他開授毛筆字的教室;原本是在校內,在新任校長到任後,就轉在校外;通常一整天,就有五十到六十人,去上他的毛筆課。
大多數的人,都是【攀摹字帖】大多數都是寫楷體字,少數人攀篆書。
當然,有些很可惡的人?會在你的墨汁當中,加入膠水...........弄壞你的毛筆。
新任校長,做了一件,非常有趣的事情,就是毛筆課程.............每周五下午兩節毛筆課。
結果?校內毛筆字比賽第一名不是Q教師課外毛筆字的學生,似乎校長調查過?哪些人是跟Q教師的學毛筆。
PS、對這位Q教師的姓名,只是我不想翻畢業紀念冊,將稱為Q教師。
三年級上學期,一堆教師,籌備所謂的【合唱表演】,來討好新任校長............結果?熊灰為這事情,是相當費盡心思........最後,仍被【取消班級導師資格】,連同他在內被【取消班級導師資格】的老資歷,就將近快半數人;而且【新任校長】還自己下來兼任教課,使得這些【教師派系】面臨非常大的壓力。


三年級下學期時,我的肩膀輕微骨折................因為那些混混找我麻煩!
結果?朱文慶說:「你去補習啊!去補習就沒人,會找你麻煩。」
PS、當時幫朱文慶、朱文珍補習的人?似乎就是李奇勳的大姑,李光正的姊姊。
其實?當時,我寧願翻閱參考書,也不想去補習;而且?我開始從學校的圖書館,借出一堆書來看;當時的七堵國小圖書館,在【大禮堂 - 樓上五樓】。
熊灰問我:【我看得懂嗎?】 我回答道:【我可以讀給你聽】
結果?熊灰抽籤,要學生翻國語課本,沒教過的課本,念出課文....................

三年級上學期時?上課會發生恍神的狀況,頻率並不高,我臉上的「靜脈血管」,目視就可以看得很清楚,我臉上的一條條綠色的血管;當時跟我媽回娘家去【慧春姊(我二舅的二女兒):還問我?你是不是生病了,臉上都一條條綠血管。】

我家祖上?有兩個姓氏傳下來,一個是「朱、闕」,另外有一個牌位是姓「張」,他們總是說「招贅、嫁娶」那套說詞,來解釋..................但這背後,仍有另外一個故事,一個關於 228 事件的故事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年度專案議題

  • 儲存媒體的演進 - 一些看似很落後,卻算不得久遠的技術? 其實?各種單元的組織,從半導體發展就可以見得。 影片網址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NLEMsw1SjDY 影片中,明顯事跡:磁帶、磁碟、磁盤、磁膜(最早用於數位相機)、晶片(記憶卡) 影片中,容易忽略:匯流排概念、集成電路版...
    3 週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