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

重編 絕代雙驕

大家可以很簡單的看出,這是抄襲古龍大師的絕代雙驕部份設計,加上自己的重新構思的環境?



第零零一節 少年出谷

話說」武則天掌權時期,眷養男寵面首,提舉拔躍女官,相形地臣民之間,同樣女尊男卑,在武則天有意培植下,江湖武林同樣如此,短短十年豎立起移花宮,武藝有不輸少林易筋經的明玉功、堪比武當派太極輪的移花接玉,頓時雌威廣傳躍居江湖百大門派之上,勘能與五大派(少林、武當、峨嵋、崆峒、清城)相提並論,勢力迅速坐大。

但移花宮好景不常」十五年前江楓繫手花月奴私奔,大宮主邀月、二宮主憐星,相約十二星相追殺,江楓夫妻為求自保一路逃命,一手交託書僮江琴求援義兄弟燕南天,盡管安排有度」卻算漏一步書僮江琴心思奸險,錯失援時致花月奴臨產一刻,燕南天與一眾江湖豪俠臨危趕至,為此禍端燕南天繫遺子,追殺江琴!

江琴卻一路上廣傳言詞,將赴惡人谷避世,燕南天遂親赴惡人谷,去尋江琴失利!反遭陰謀詭計擒下,淪為十大惡人萬春流的試藥童子,江楓遺子被十大惡人其六,收為徒弟。

時間悠悠一過十五年,江楓遺子武功略有小成,在惡人谷眾殺手、宵小、強匪、騙子的耳濡目染下,學習偷拐搶騙,可謂是心思敏捷,養成十足老道的蠱惑習性。

「是時候了,這小子功夫雖弱於一流高手,但奸險狡猾卻習得入骨,說謊伎倆、識人心性的手段,絕對達到一流,放到江湖上去,自保有餘,多過個幾年,包準掀起風雨。」

心寬體胖的笑彌陀,呵呵聲道:「咱的絕技,他學去七七八八,竟管它短時間不成一流高手,相信他混跡江湖,必定會有所突破。」

武功最高的杜殺,毫無託辭:「越早送走越好,免得禍害自己。」

斜臥樑柱上的陰九幽,語氣如鬼魅:「再繼續留著他」怕是最後幾分保命功夫,給他學去了」咱們日子就更加難過。」

壯碩偉岸的李大嘴,臉色頗悶:「他走了,這生活,還有啥樂趣」」

一旁的屠嬌嬌,立即促聲:「他學全咱們的手段,咱們處境就更糟糕,他必須走。」

一嘻笑聲起,白髮蒼蒼的老藥師萬春流,似乎語重心長:「他這走了」出去見過世面,興許不會回來了。」

杜殺,梟雄低首:「再這般調教下去,遲早成了魔頭,這會送走了,成不成魔頭,全看他自己造化。」這一語無疑點醒了事情。

隔日一早天色未亮,渾身傷疤的少年,麻繩囚綁手腳,三層黑布套頭,坐在牛車裏。

「牛車,還要走多久啊」這第一回出谷,怎不許見呢!」少年抱怨著。

這會惡人谷裡,各家各戶是興喜拍手叫好著...

「第一回出谷去玩,玩樂了就別回了。」

「你小子,出谷去,可別太得意。」

「出谷去,別太招搖啊!」

「要記得停看聽啊!」

只聽,笑彌陀一反常態,手指停在在嘴前,噓了一聲!各家各戶人,相繼逃竄得不見蹤影。

李大嘴,持著牛韁,一拍少年肩膀:「這上路了,到了地方,你就知道。」

屠嬌嬌,言語道:「幫你準備了些,銅錢、碎銀、金箔,供你買食住店,要是開銷盡就看你有多少本事去掙。」將一皮革袋子,繫在少年身上。

萬春流,和悅著一句:「外面世界不比谷裡自在,有禮教、有法度,惹事生非同樣靠本事。」說著將一本寫著春流醫書,塞在少年手中,返身走向房舍去。

杜殺,親自坐在車尾欄上:「啟程。」一到白影從半空掠過,如鬼魅般落在牛車尾欄邊,在杜殺身旁坐下。

牛車行了好一段距離」只聽杜殺言語到:「大嘴兄、笑彌陀,你們輕功稍遜,先請回去。」

李大嘴,牛韁遞給屠嬌嬌,望著少年一眼:「你好自為之,機運名聲,自擇。」說話間,將一把短刀掛在少年頸子上,跳下馬車,往來時路走去。

笑彌陀,由許幾分哭聲,言語到:「這可不是哭聲,這是你一直想學的笑拳怪招,最後一招哭笑不得,只能聽學,不能眼見。」說著泣聲著遠去。

牛車前行了不知多久,只見天上陰晴替換,烏雲點點,似跡將有一場大雨。

屠嬌嬌,觀望著天上,淡淡言語:「萬醫生的農曆推算得頗準,這日出陰晴有雨。」

杜殺,面上幾分笑容:「我就送你到這裡,外面世界很大。」說話間將一對火石塞在少年手中:「這對火石,你用得著。」同樣向著來時路途返回,這會只剩下輕功最高的陰九幽,稍遜幾分的屠嬌嬌。

牛車繼續前行,雨勢緩緩而起,可謂是春雨豔陽,雨滴溫潤得很。

屠嬌嬌,伸手一接雨滴,言語到:「熱雨,這算是好兆頭麼」」

陰九幽,那鬼魅語氣:「你出谷之後,記得買匹畜生代步,牛驢貴相處,馬不能長馳,駱駝是難馴。」

折騰了大半天時間過去,少年依舊是心氣興喜:「聽師父說十幾回了,還是這麼話。」

屠嬌嬌,」吒著:「這些世道,你好好記著,有你好處。」

牛車不知走了多遠,雨勢逐漸盛大,屠嬌嬌隨手點起薰香,在少年鼻前晃過,少年就這麼倒在板車上。

陰九幽,一手解去牛鞍,扯著牛韁:「再多看也是無謂。」

屠嬌嬌,沉悶言語:「已經暈了,雨勢洗去車轍路跡,他再怎樣,他要再尋回到惡人谷,怕要幾個年頭。」

屠嬌嬌,一踏上牛背,那陰九幽亦攀上牛背,手上大半截牛韁,一揮地打在牛臀上,頓時奮力奔馳出去,不消一刻消失在雨勢中。

雨勢停歇後,車裏的少年仍未醒過來,當日暮西沉少年還是沒醒,夜晚風雨頓時大作,少年仍是沒醒。

惡人谷裏,白髮蒼蒼的萬醫生,萬春流!感受著大風大雨,卻感反常!這夜晚風雨毫無冷意,更甚點點溫熱,這可謂是天地異相,必有異事發生,在書櫃拽下一本道家鑑天策,前後翻閱一陣,卻無所得。

這熱雨,持續數日之久,雨勢忽大忽小,忽慢忽快,可謂異相!

牛車中的少年,飢腸轆轆地,聽著雨聲醒來,小心地解開三層黑布頭套,勉力爬起身,張眼望著車窗外是林立左右!這是在車道」車外飄著溫熱細雨,回頭前後左右凝望,卻不見師父們,一個深呼吸,持起包袱檢查,取出一塊糕餅咀嚼起來。

溫飽了肚子,檢查起東西,杜殺給的打火石,李大嘴給的短刀,萬醫生給的醫書,屠嬌嬌給的金銀,通通俱在,天在下雨無法上路,只好翻看起春流醫書。

時間一日一日過去,看了大半本春流醫書是第四日了,包袱裏糕餅有餘,尚且不愁,雨勢繼續下去」林立左右雖有前路,卻是泥濘不勘,前行艱難麻煩。

一剎時間,大氣溫熱蒸騰,泥濘路上白煙蒸騰得不見五指,天際上一道雷霆劃過,貫穿車窗而過將少年亟得焦炭身死,雷霆續前行數里忽爾,倒退而回落在少年身軀上。

奇蹟頓生!

雷霆注入生命間焦炭死軀,如枯木逢春,五臟六腑新生、骨骼經髓流動、肌腱脈絡復甦,少年轉眼間活回了一條命。

少年一睜眼的復活過來,先是檢查起金銀、春流醫書、短刀、打火石,一把的扯去破爛衣衫,從包袱裡掏出衣衫穿上,逕自踏下車去,路面是乾凅踏實,拽起短刀,挑準了一顆枯死的竹頭,四五刀的砍斷,刀工扎實的劃出一根根上百隻竹條,手工編織出竹簍背箱。

施力壓了壓竹簍背箱尚算堅固,將車裏有用事務,收進竹簍背箱裏,這才回憶著」屠嬌嬌交代過:「林立左右是條路,東向中原去,西向走吐蕃。」

這下思維起來」要去中原,還是去吐蕃呢」

這時候,能見著人煙,卻更勝去中原,去吐蕃,少年微微一笑:「先找個有人煙的地方吧!」鼻息在空氣稍稍一嗅,似乎聞到什麼」邁開步伐往林子裏竄去。

這時候,惡人谷裏」

李大嘴,看似百般無聊,言語了一句:「這時候」他該在哪兒了。」

萬春流,提著一壺藥茶走來:「那附近,鄰近市集,這雨一停,市集就燒起白燥煙,那孩子不傻,知道該往哪去。」

屠嬌嬌,伸手撥撥頭上髮簪:「早跟他說過,東去中原,西去吐蕃,他這麼機靈,在怎樣犯傻也懂得順著路走。」

杜殺,聽得幾分煩躁起來:「誰再提起,這心裡難受事情,我就跟誰過不去。」

笑彌陀頭一低,伸手牽著屠嬌嬌,在耳旁詭譎細語起來。


下一節 第零零二節 桃花落少年衰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※※ 這樣內容,上手會困難嗎?※※ 我想到什麼?就寫什麼!※※

※對於資訊!我想到什麼?就寫什麼!

如果困難的話?
歡迎來信討論或發表意見,我會儘快回覆。

也歡迎來 YAHOO 知識家,集思廣益!

我的YAHOO 知識家 首頁:
Yahoo 知識+ 2013年改版前 (網域似乎已作廢)
YAHOO 知識家+ 2013年改版後

有需要技術文件 DarkMan 蒐集了不少!
存在FTP共享。想下載?請洽DarkMan信箱取得下載帳號。※

(-.-)

我承認.....從西元2000年後,就沒有在「Grey Hat」過了?

況且,我們沒去玩弄中華電信的小烏龜.....我是安分守己的宅男
當然?駭客技術,是一種私下傳授的「奧義」,並不適合廣為人們學習!
畢竟,這樣多學習資訊的人?都被隔離~又隔離~切割~又切割~之後?
沒幾個能夠將「資訊整體」一窺全豹,自然沒有人,在資訊能力上,具有健全的行為。
至此,不少人都只懂得一部分?甚至更慘,活在一般資訊下,難以突破!

請散播更多Dark Man 的訊息!
DarkMan專用信箱darkman@ishr.twbbs.org
Mail 伺服器?遷移中!施工期間!有諸多不便!近請見諒!
"人資系統的黑暗人" http://hr-no.blogspot.com "
微軟免費「免費防毒軟體」
微軟免費「間諜攻擊防護」

Dark Man 對於擁有「技術、技能、軟體、硬體、平台」並不自大,而是更加的重視「自我約束、安全管理」,曾幾何時?那些對「職能素養」相當重視的人,都一一退出職場;留下的只是「自我膨脹、爭名奪利」的人。

重視職能達成的人?會否越來越不容易工作;除了要應付工作之餘?

還要去面對「自我膨脹、爭名奪利」之輩.......這是「極其惡意」的事情,為何?仍要這樣去組織「職場環境」,就因為「權大通天、利大遮事」嗎?

這裡講述到的「軟體平台」,沒有花一定的時間去熟悉,是不可能深入,也不可能順利操作,有興趣的人,要多花時間投入,才能夠掌握網路運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