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一

楊麗花 VS 狄鶯;打架是怎麼回事?

記得有一回朱圓問我,平常電視都看啥?

按照小孩的言詞?非常簡單【五點看卡通,六點看歌仔戲,七點看新聞,八點看武俠.....】



結果?

李奇勳說【狄鶯】比較好看。

我想了一下下狄鶯是誰啊? (這幾年,大家都知道狄鶯是孫安佐的媽,他爸是孫鵬) 我說【哦!我會記得看看。】

隔天?或隔好幾天之後?

李奇勳說【狄鶯比較漂亮】我點點頭。

旁邊 小孩A 說【我婆婆說狄鶯唱不好,唱難聽,要聽楊麗花是正宗。】

兩個小孩就吵起來.......吵到....當天中午前,朱圓請 小孩A 的婆婆來帶 小孩A 回去....

當天下午,李奇勳繼續找人吵....同一件事情。

場面演變成 支持 楊麗花的就不能待在托兒所.....

朱圓就把小朋友一個個送出去.....

幾天後,有些家長來討托兒所的費用,朱圓拿出【托兒所繳費事項註明不退費的申明,這演變成大人的爭吵。】

李奇勳這手段,是誰教的?沒有朱圓受意,李奇勳不懂這麼做。

幾年後,在明園蛋行前,李奇勳再度說到歌仔戲,說到狄鶯....

當時,楊麗花歌仔戲是紅透天,狄鶯只能去演現代劇....

我說【狄鶯很久沒演歌仔戲了,楊麗花演那個騎飛馬的主角。】

李奇勳居然動手打我,我把他翻轉成頭下腳上.....問他還要不要打! (當年,武老大的長子,玩著鬧著打起力氣來,我也把他翻轉成頭下腳上,讓他抖到停為止。)

李奇勳口吻非常囂張的說【我要告訴你爸。】

我落他一句話【你去說啊!去你他媽的狄鶯啦!小色鬼!】



朱圓暗害我的心態度是越來越明顯,在我來說?他李家沒一個是好東西。

後來,李奇勳的父親,朱圓的丈夫,這位姑丈問我【你欺負我家李奇勳啊?】

我說【他先欺負人,還吐口水,你不處罰?】

李姑丈似乎有幾分異樣,繼續言語道:【他欺負人,你也不能打他啊!】

我說【我把他轉成頭下腳上,又沒有打他。】

李姑丈說【你有沒有打他臉。】

我目光對上李姑丈的眼說【他先打人,他欺負人,我放開他,他吐我口水,我就拍他臉。】

李姑丈,似乎忌諱蛋行裡其他人的目光,他嘴巴上說【好啦!你回去。】

這之後?李姑丈送李奇勳去學跆拳道,又跑來找我挑戰吧?

李奇勳問我體重多少,然後,就要打架.........,這事情被武老三看個當場。

去學過跆拳道後,李奇勳下手變得狠辣,一個勁的要推倒我,然後繞道我背後,做出鎖頸的舉動。

我抓著李奇勳的上衣,將他近似過肩摔般,橫推出去,卻抓緊著他的上衣,沒讓他頭落地。

武老三是嚇出一身冷汗,跑過來看,看到我雙手抓緊李奇勳的領口,沒讓李奇勳的腦袋去撞地板。

武老三瞪大著眼睛,因為李奇勳落地時,雙手是撒開沒抓任何東西,只要我放開手,李奇勳的腦袋就撞地板。

我對武老三說【我有手下留情。】

後來,武老三問我【誰教過我摔角嗎?】

我對武老三說【這是柔道、合氣道的護身功,不是摔角】

武老三問【誰教你合氣道?】

我說【書上看到、電視看到】

武老大的老婆對我說【把人倒過來很危險,不可以這樣。】

我說【他鬧脾氣打人,我就翻轉他,不鬧脾氣打人,我當然不會那樣做。】



後來,武老三去學拳擊時?李奇勳跑來找我,說武老三當裁判。

我手比李奇勳長至少四公分,這在拳擊上非常有利。

按著拳擊的方式,在武老三監督著一回合打下來,李奇勳沒有贏,我也沒有輸;因為武老三就盯我不要打李奇勳,只好用著電視、漫畫上看過【拳套抵住的推回去,如果技巧足夠,對方的關節會脫臼。】

數個月後?就是李奇勳斷頸的日子,他去惹不該惹的人,或說李奇勳就每天去招惹人,然後收 25 元或一包香菸。




武老三問我【在哪學的拳擊?】

我說【漫畫上看到】我還說了【哪天李奇勳惹出大事,就算李姑丈負荊請罪,李奇勳賠上一條命都不夠,賠上李家四條人命都不夠。】

這回,我爸對我說【你讓李奇勳打幾下,又不會怎樣。】

我說【我是點到為止,他打得贏就打,惹毛我就打殘他。】

我爸有幾分不爽到【他是我妹妹的小孩呢!我姪子耶。】

我說【我沒打他就夠了,換成是武老大的兒子,打起來哪理會他,甚至是朱文慶欺負人,打到他孬為止。】

後來?某日我去買報紙時,看見李奇勳欺負武老大的兒子,兩個人打到......眼睛都紅了,李奇勳被打到放哭聲起來被武老二嘲笑,武老大兒子是流淚著反擊,當時武老大抱起兒子,還踢了李奇勳一腳。

武老大斥喝李奇勳【你哪裡來的野孩子,回你家去。】



我會說什麼?我只有一句【我去買報紙,我不是來打架。】

武老大長子被欺負,知道孫子被欺負,武姑丈就出來罵人,罵到李姑丈臭頭。

結果,不要臉的朱圓說什麼?李奇勳打架是跟我學的?武姑丈傳喚我去當證人,我當場反口【李奇勳打人在先.......】

李奇勳被人打,要講公平、要講規矩?你兒子不能被打?
李奇勳打起人,不講公平、不講規矩?你兒子可以打人!

你們做人可以虛偽,我做人就一定要誠實。

面對這樣的雙重標準,我忍耐你們很久....很久....忍耐三十多年,甚至更久。



後來,國小五年級時【周 X 峰】告訴我【朱圓替我爸安排妓女,替我爸出嫖妓的錢,幫我爸在外面生小孩。】朱圓將這些不快?欺負到我妹頭上,欺負到我媽頭上,甚至這些年來,許多事情?荒謬到我不想耳聞。

【周 X 峰】說我爸還答應陳志揚,可以去我家肏我媽,從哪天起,我就更想殺我父親!

國小畢業前夕,收到那封自稱帶頭大哥的信,寫得讓我想把這個帶頭大哥凌遲虐死。



我父親是個吸毒、嫖妓的雙料混蛋,卻其實是三料、四料、五料混蛋。

一、我爸要別人家的小孩,欺負我媽生的小孩,問問鄰家的孩子他們都知道;那些小孩的父母說【你爸是白痴】。

二、我爸抱著我媽生的小孩,去下跪磕頭,看在要養小孩,請老闆給他工作;那些老闆們說【你爸是白痴】。

三、躲著我媽,去吸毒、去嫖妓,然後到處對人說【要在外面找人生小孩】;那些吸毒的人說【你爸是白痴】。


我國小的一位導師說【你爸是白痴哦!】
我國中的一位導師說【你爸是白痴哦!】
我高職的一位同學說【你爸是白痴哦!】

往後?聽到得就更多...........

甚至國小四年級時,在明園蛋行旁賣珍珠奶茶的小販阿姨,不違言的喊我爸是那個白痴。



我不清楚父親從哪時候,開始被人喊白痴,但我父親就想把我害成白痴,我睡覺時,他把餵鳥用的死蟲子,塞進我耳朵、鼻子.....引起細菌感染,這看似鼻子過敏就沒有好過。

記得國小三年級時,藏著一隻挖耳棒被我妹搶走,惹得我非常生氣,因為我的耳朵裡發炎有油性臭味,鼻屎是黑色、紅色,甚至咳出過血絲。

我父親吸毒,犯下各種錯誤,你們一堆人幫著我父親遮掩錯誤,累積起種種錯誤,這些錯誤誰去承擔?

我不欠你們任何人,你們犯下的各種事情?並非沒有人知道,甚至越來越多人知道。





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※※ 這樣內容,上手會困難嗎?※※ 我想到什麼?就寫什麼!※※

※對於資訊!我想到什麼?就寫什麼!

如果困難的話?
歡迎來信討論或發表意見,我會儘快回覆。

也歡迎來 YAHOO 知識家,集思廣益!

我的YAHOO 知識家 首頁:
Yahoo 知識+ 2013年改版前 (網域似乎已作廢)
YAHOO 知識家+ 2013年改版後

有需要技術文件 DarkMan 蒐集了不少!
存在FTP共享。想下載?請洽DarkMan信箱取得下載帳號。※

(-.-)

我承認.....從西元2000年後,就沒有在「Grey Hat」過了?

況且,我們沒去玩弄中華電信的小烏龜.....我是安分守己的宅男
當然?駭客技術,是一種私下傳授的「奧義」,並不適合廣為人們學習!
畢竟,這樣多學習資訊的人?都被隔離~又隔離~切割~又切割~之後?
沒幾個能夠將「資訊整體」一窺全豹,自然沒有人,在資訊能力上,具有健全的行為。
至此,不少人都只懂得一部分?甚至更慘,活在一般資訊下,難以突破!

請散播更多Dark Man 的訊息!
DarkMan專用信箱darkman@ishr.twbbs.org
Mail 伺服器?遷移中!施工期間!有諸多不便!近請見諒!
"人資系統的黑暗人" http://hr-no.blogspot.com "
微軟免費「免費防毒軟體」
微軟免費「間諜攻擊防護」

Dark Man 對於擁有「技術、技能、軟體、硬體、平台」並不自大,而是更加的重視「自我約束、安全管理」,曾幾何時?那些對「職能素養」相當重視的人,都一一退出職場;留下的只是「自我膨脹、爭名奪利」的人。

重視職能達成的人?會否越來越不容易工作;除了要應付工作之餘?

還要去面對「自我膨脹、爭名奪利」之輩.......這是「極其惡意」的事情,為何?仍要這樣去組織「職場環境」,就因為「權大通天、利大遮事」嗎?

這裡講述到的「軟體平台」,沒有花一定的時間去熟悉,是不可能深入,也不可能順利操作,有興趣的人,要多花時間投入,才能夠掌握網路運用。